今年最惨闪崩!

  • A+
所属分类:欧洲联赛

妖股们正在用闪崩,来教育股民认识资本市场。

今天,是今年最惨闪崩。

01

连续两个20%跌停!

4月20日,中潜股份一开盘就闪崩式下跌,仅仅13分钟其股价就跌没了20%,触及跌停。

今天开盘,又迎来一个20%的一字跌停。

两天暴跌36%,股价直接从61元杀到不足40元,最新收39.43元每股,市值80.5亿元,两天蒸发45亿元。

消息面上,中潜股份4月20日晚间公告称,公司原定于2021年4月24日披露《2020年年度报告》及相关公告,由于公司2020年年度报告的相关编制工作预计完成时间晚于预期,为确保信息披露的完整性和准确性,经公司审慎决定并向深圳证券交易所申请,现将2020年年度报告披露时间延期至2021年4月29日。

对此,股吧中有不少股民表示,这是下一个仁东控股。

也有不少高价买入的股民哭诉,称一年前股价近200元。

数据显示,2020年4月,中潜股份一度涨破180元每股,一年暴跌超76%。

因而,不少高价买入的股民表示,被套牢了。

中潜股份虽业绩普通,但故事不断,一度被市场冠以“妖股”之名。

据统计,中潜股份曾10个月暴涨10倍。在2020年里最大涨幅347%。如果从2019年5月算来,中潜股份的累计涨幅更接近20倍。

自去3月10日开始,公司股价逆市开启一波涨势,连续涨停,4月2日为峰值,一度涨超180元每股,较年初暴涨3.5倍,刷新历史高点,19个交易日累计涨幅近2.2倍。

而19年5月之前,中潜长期在10元之下徘徊。

02

妖股多妖?

一、中潜股份股价之所以节节攀高,便利用频繁跨界并购蹭热点。

自2019年以来,中潜股份先后多次披露跨界收购或对外投资的公告,称拟进入5G、云计算、半导体等热门行业,10个月内股价暴涨约10倍:

1.2019年7月份,中潜股份计划收购有着大数据概念的北海慧玉100%股权。不过北海慧玉实际上刚成立于2019年的4月份,就是一个空壳。

2.同年9月,中潜股份紧接着又披露了收购上海招信50%股份的计划,意欲借此蹭上黄金概念。

同样,截至2019年6月底,上海招信资产总额、负债总额、净资产、营业收入及净利润均为0元,其实是一个空壳。

3.2020年3月份,中潜股份称将通过并购实现直接和间接控制大唐存储超84%的股份。

……

其间多次收到深交所问询函,还两次收到广东证监局行政监管措施书。

二、仰智慧辞职后高层频繁变动

公司原实际控制人仰智慧,长于资本运作,ST山水、*ST高升等股票都有仰智慧资本运作的身影。

据公开资料,仰智慧出生于1971年,被调查时任安徽蓝鼎控股集团董事局主席、香港蓝鼎国际发展有限公司董事局主席、蓝鼎济州开发株式会社会长。

2006年,仰智慧创立蓝鼎集团涉足地产业。2012年6月,蓝鼎集团以4.68亿元成功拿下湖北迈亚(现*ST高升)的控制权,2013年8月斥资13.25亿港元完成对香港上市公司嘉辉化工的强制性无条件收购,后更名蓝鼎国际。

2014年4月,仰智慧又瞄上了境外博彩业,以约7.2亿元收购韩国济州岛一家博彩公司,取得了济州当地的8块博彩牌照之一,接着又在2018年宣布拟在菲律宾建造赌场。正因在海外大举进军博彩业,仰智慧被外界称为“海外赌王”。

2019年,仰智慧以协议转让方式获得中潜股份24.46%的股权,“潜水设备第一股”随后开启了跨界买买买模式。

通过上述一系列“契合”热点的投资,中潜股份股价从2019年9月初的每股42元上下,一路拉升至2020年4月的历史最高价182.77元/股(前复权),股价飙涨逾3倍。不过,在创下历史最高价之后,中潜股份股价便开始震荡下跌。

股价如此“作妖”引来了监管机构的关注。

2020年10月20日,证监会宣布对中潜股份立案调查,原因是涉嫌信披违法违规。

2020年12月14日晚间,中潜股份的实际控制人仰智慧也因涉嫌操纵证券市场,遭证监会立案调查。同日,仰智慧提交辞职报告,因个人原因辞去公司董事兼总经理职务,同时辞任董事会战略委员会委员、董事会提名委员会委员,辞职后不在公司担任任何职务。

仰智慧辞职后,中潜股份高层频繁变动,仅2021年以来,中潜股份就已经有三名高管陆续辞职。

2020年12月17日公告披露董事会同意聘任周倩担任公司总经理。2021年1月14日,财务总监张瑞燕辞职。2021年3月12日公告,职工代表监事李志慧辞职,选举赖晓青为公司第四届监事会职工代表监事。3月25日,董事长张顺提交辞职报告,申请辞去公司董事长、董事、董事会战略委员会委员等职务,同时不再担任公司法定代表人。4月12日公告,副总经理黎启飞辞职,同意选举陈春国为公司第四届董事会董事长,聘任汪三明担任公司副总经理。

三、两度更换会计师事务所

根据公司此前公布的业绩预告,2020年业绩将出现首亏,预测净利润约-15000万元至-12000万元。

对此,公司解释称,受疫情影响,公司主营业务趋于萎缩,部分产线停产,营业收入较上年同期大幅下降,公司对商誉、停产涉及的存货、固定资产、无形资产进行了减值测试,合计约5000万元。此外,公司2020年非经常性损益对净利润影响金额约为4100万元。

值得注意的是,中潜股份在年报披露前两度更换会计师事务所。

2020年12月29日,公司公告拟不再续聘原审计机构天健会计师事务所,拟聘任众华会计师事务所为公司2020年度财务审计机构。2021年2月10日,公司又公告,因审计时间安排发生变化,公司拟不再聘任众华会计师事务所,重新聘任天健会计师事务所负责公司2020年度财务审计。

中潜股份4月20日晚间发布公告称,中潜股份有限公司股票交易价格连续两个交易日内(2021年4月19日、2021年4月20日)收盘价格跌幅偏离值累计超过30%。经核实,本公司董事会确认,除本公司已披露的信息外,本公司目前没有任何根据《深圳证券交易所创业板股票上市规则》等有关规定应予以披露而未披露的事项或与该事项有关的筹划、商谈、意向、协议等。

文章来源:中国基金报、大众证券报

(责任编辑:郭晨琦_NBJ9931)